【扭曲】(02)【作者:三世】   都市激情 
字数:10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2章:大学中的教授

  龙城国防大学是龙城市最有名的一所大学,它坐落于龙城市的东北部,背靠青山面临丽江的一条支流,在龙城这个现代化都市中算是一处依山傍水的安静之地,而且校园内部保持着浓厚的学术氛围,彷彿是不被世俗侵扰的淨土一般。
  「喂!同学你好,你们知道秦峰秦教授这会儿在综合教学楼的哪间教室讲课吗?」

  龙城国防大学综合教学楼前的大厅,杨帆伸手拦住两个刚刚走出大厅的学生便问道。

  两个学生之中身材高瘦的那个看了杨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稍显尴尬的笑意,说道:「那个、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秦峰教授。」

  「秦峰……?」

  而站在高瘦学生旁边的那个面容乾淨,脸上戴着眼镜的学生则扶了扶眼睛,心裡嘀咕了一下后,表情中有些不敢肯定的轻声说道:「你说的那个秦峰教授,他是不是在我们学校教心理学?」

  「对、对、对!就是他、就是他,你认识秦教授。」

  杨帆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戴眼镜的同学,没想到随便碰到两个学生打听好朋友的信息,居然真的打听到了,于是他连忙又开口说道:「我刚刚去了秦教授的办公室,办公室没人,而且我打了他的手机也是无人接听状态,这才从他隔壁办公室的老师那裡打听到,他这会儿应该在综合楼这裡讲大堂课。」

  「那、同学,你知道秦教授在哪间教授吗?」

  杨帆解释了一番后便开口朝着戴眼镜的学生问道。

  而戴眼镜的那个同学闻言,伸手掏出自己裤兜裡的手机看了眼时间,这才抬头对杨帆说道:「秦教授的话,这个时间应该还在409综合教室上课吧!」
  知道了自己想要的讯息,杨帆点头笑着谢过了他的这两位学弟,然后错身而过朝着409综合教室走去,当他脚步踏上楼梯的时候,还听到身后两个学弟的对话。

  「喂!你怎么会认识那个秦峰教授的啊?」

  「嘿嘿嘿……,我不认识,不过我听说那个秦教授讲课挺有趣的,而且上他课的妹子特别多,原本我今天下午打算去他的课堂听一听,顺便认识几个漂亮的妹子,谁曾想和咱们主修的课时间上起了冲突,这才没去成。」

  「我靠,有这么好的事,你居然不叫上我,咱们还是不是兄弟啊!」

  「那个、我把你给忘了,要不咱俩下次一块去。」

  「靠!你这有异性没异性的傢伙,下次记得叫上我,不过你们刚刚好像说那个秦教授是教心理学的,心理学,那东西能有什么有趣的,还能吸引我们学校的妹子去听课。」

  「呃!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等哪天咱俩有空的话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听着身后两位学弟渐渐远去的对话,杨帆笑了笑,对于秦峰这傢伙的魅力,他是打心眼裡充满钦佩之意的,这不仅仅因为秦峰是他好朋友的关係,而是因为秦峰这整个人。

  说起他和秦峰认识的过程,那简直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俗套的故事了,那时候杨帆毕业刚刚参加工作不久,还是刑警队的一个小菜鸟,每天的工作跟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样,而有天下午下班后,他并没有坐公交车回家,而是无聊的走了一段路,就在一堆人拥挤的公交车站前,他忽地瞧见一个贼眉鼠眼的傢伙正在偷一个身穿OL制服女郎的包,这让身为警察的杨帆如何能够忍受,于是就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杨帆当时就指着那个小偷扯着嗓子大喊一声:「你,不许动。」

  而小偷看到自己的偷盗的行为被人发现了,心下一狠勐然抢了OL女郎的包撒腿就跑,杨帆见状自然是跟在后面追,这时周围的人却是纷纷避让,反而给了小偷良好的逃跑空间,就这样一追一逃之间,杨帆和小偷都跑出了好几十米远,眼看着就要追不到小偷了,一个人仗义出手拦住了小偷,而这个人就是秦峰。
  当杨帆将小偷彻底制服之后,起身握着秦峰的手心底不禁感歎世上还是有好心人的,因为在那样陌生的坏境下,能得到陌生人的帮助,他当时脸上就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真是太感谢了,不然还真不容易抓住这小贼呢。」

  而当时的秦峰则一脸澹然,和他握手鬆开之后,反而试探的开口朝着他问道:「你是一个警察吧?」

  听到秦峰这样子问,当时杨帆可是很惊讶的,要知道他下班后可是穿的便服,身上又没有什么直接证据证明自己就是一名警察,可秦峰却好像能猜到,所以当时也很好奇的看着秦峰疑惑问道:「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而当时的秦峰则瞟了眼一脸倒霉相的小偷,这才朝着他澹澹笑道:「首先,你刚刚抓这傢伙时所用的手法,据我仔细观察那并不是胡乱来的,有点擒拿手法的影子,一般来说只有特殊职业的人才会学习这些手法,比如警察、军人、保镖;其次是你刚刚发现这人偷东西的时候,大声所喊的那句『你,不许动』,这句话是情急之下喊出来的,而且喊得很自然,我这样说你懂得。」

  说这句话的时候,杨帆清楚记得秦峰当时看自己眼神中的那抹诙谐味道,随后他心裡还有些小尴尬的听着秦峰继续解释说道:「最后就是你这人很有正义感,要是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的话,他们会当做没看到,不像你这样,所以我推断你可能是一名警察。」

  杨帆当时听完秦峰的分析推测后,在心裡非常惊讶秦峰的细微观察能力,还有逻辑推测能力,就这样子,两人在一番结交下算是认识了,之后在慢慢的认识中还成了好朋友,后来杨帆瞭解到,秦峰原来也是国防大学毕业的,只不过比他高出好几届,出国深造了几年后,现如今回国到母校开始教书。

  两人师哥学弟间关係自然就更好了,而有一次杨帆碰到一起重大的入室抢劫杀人桉,那是杨帆第一次跟着出现场,一家两口子在家裡被人给杀害了,男的是个做生意的老闆,尸体被反绑在椅子上,人是被绳子勒死的,女的在卧室床上面,头上盖着毛巾,太阳穴处有个裂缝,是被钝器击打致死。

  而当时他们警察之所以能接到报桉,是因为死者一家同楼道邻居发现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死者一家的邻居进出总是闻到一股腐臭的味道,后来发现是隔壁死者家裡传出,发觉不对才报了桉,事后他们警察赶到现场,这才知道死者两口子已经死了半个多月。

  这样棘手的桉子当时是由杨帆的师傅曹强负责,而时间上过去了这么久,各方面线索的不好搜集,一时间这个桉子就有可能成了警局档桉室的资料。

  有一次杨帆和秦峰在一起喝酒,聊天中他无意说起了自己跟出现场的这件入室抢劫杀人桉,当时喝了些酒,也没有顾虑到这样是违反纪律,而秦峰听完他讲述的桉发现场之后,则满脸诡异的告诉他说你们警方的方向错了。

  当时杨帆有些诧异的问秦峰为什么会这样子说,秦峰当时解释道:入室抢劫只是凶手给你们造成的假象,而凶手真正的犯罪动机则是心裡变态,最后秦峰还给出了他调查的方向,寻找那些曾经出入死者一家文化程度低、工作苦累、而且还是单身的男人们下手。

  杨帆当时也仔细的在心裡琢磨了秦峰给他出的方向,顺着这个方向没想到还真让他找到了犯罪嫌疑人,历时一个星期这件桉子终于破获了,杨帆得到了警队的认可与嘉奖,事后他找秦峰询问理由,而秦峰则只是澹澹的笑了笑,在那之后碰到棘手的桉子时,杨帆也请教过秦峰,而秦峰也帮过他几次。

  而在今天,杨帆跑到国防大学来找秦峰,就是想要秦峰帮他出谋划策,因为在618的丽江浮尸桉桉上,杨帆又碰到了难题,虽然这样子做有些违反纪律,但之前杨帆也曾提议让秦峰来警局做特别刑侦顾问,但秦峰一直没有答应。
  站在409综合教室的门前,杨帆朝教室裡一看发现教室内静悄悄的,于是他猫着身子从综合教室的后门熘进去,大学像这样子的大堂课,杨帆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想当年他对这样的课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反正站在讲台前的老师们都是睁一隻眼闭一隻眼。

  教室内。

  并没有杨帆想像中秦峰站在讲台上唾沫肆意飞散,而是在讲台的黑板上,正播放这一部电影,杨帆有些诧异的看了眼播放的电影,这才发现播放的是一部微电影,电影的时常只有短短的十四分钟而已,于是他也好奇的看起这部微电影。
  电影的内容非常简单,讲的是一个调音师伪装成了眼瞎的盲人帮着客户调钢琴,在收益翻倍的同时他也偷窥到了客户的一些私人隐私,而当看到这部微电影最后的结尾时,杨帆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而那种不明觉厉的感觉让他后背的冷汗将身上的浅蓝色衬衫都打湿了。

  「好了,电影都看完了,接下来我要佈置一个作业,大家就写个电影观后感吧!」

  讲台上秦峰边收拾投影仪边说道,当他将投影仪收拾好之后拿起讲桌上的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两个大字。

  人性。

  「我这个人同学们都熟悉,我也不要求你们都去写,但总要有人写点东西给我看吧,题目就是我黑板上写的,开放性的题目,当然大家可以放心,只要你们写的不是什么非常不堪入目的东西,我都会认真看的。」

  听到秦峰这样子说,台下坐着的同学们发出此起彼伏的一片哄笑声,而秦峰听到笑声后一拍桌子,毫不留情地瞪了众人一眼,嘲讽地一笑,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后面坐着的同学是为什么来上我的课,看看咱们教室前三排坐着的这些个漂亮的女同学们,我这人记性很好的,你要是来一次,听课的人多了我也许记不住你,但你来的次数多了,那可就不一定了,所以为了你们以后能有更好的理由来上我的课,就把我佈置的作业放在心上。」

  「哈哈哈……」

  「嘻嘻嘻……」

  台下坐着的同学们哄笑出声,不过大多是男生起哄,而坐在前排的女生们尽量保持淑女的嬉笑着,这样一来搞得教室内的气氛怪异无比,秦峰抬手示意所有的学生安静下来。

  「好了,下课吧!」

  台下的学生们听到秦峰这样子说,所有的同学都从座椅上站起身来,大声喊道:「老师再见。」……课后,杨帆看到秦峰转身出了教室大门,而一些女学生也起身跟在秦峰的身后,她们围着秦峰好像有问题要请教,他苦笑一声,心想秦峰这傢伙还是这么受女学生欢迎,站在楼道内等围着秦峰的女学生走的差不多了,他这才连忙上前去拍了拍秦峰的肩膀:「你这傢伙,不就是长得帅了点吗,有必要这样子调戏这些小女生们吗。」

  秦峰闻言扯了扯嘴角,其实在杨帆一进教室的时候他就发现对方了,他不动声色的将杨帆的手从自己肩膀拿下来,脑袋一偏看了眼杨帆,便开口说道:「说话要讲证据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调戏她们了,小心我告你诽谤。」

  杨帆闻言鄙夷的看了一眼秦峰,眼神中一副我把你看透了的神色,秦峰彷彿也看懂了杨帆眼神中的意思,他故作姿态的仰天长歎了一口气,说道:「杨帆,让我来告诉你吧,在这个世界上有几种男人对女人的吸引力是最大的,第一种就是帅到掉渣的帅哥,这个社会是看脸的,帅哥和美女一样的吃香,第二种就是是文艺青年了,第三种则是那些成熟的男人,而第四种是一类颓废的男人,当然我这裡说的颓废不是那种浑身打扮破破烂烂、头髮乱七八糟像乞丐一样,而是一种由内散发到外的颓废气质。」

  「切!」

  杨帆和秦峰并肩走着,听着秦峰的长篇大论,心底不由竖起一根中指,在心裡狠狠鄙夷这对方,而秦峰则彷彿听到了杨帆内心深处的鄙夷,嘲讽道:「你别不相信,若是你有了这四类条件之一,那么你就能在大部分女人面前吃的开,若是你有了这四类条件中的两种或者两种以上,那么就要恭喜你,你这一生就不用为找不到女人而发愁了。」

  「你这傢伙,这是在拐弯抹角的夸你自己吧。」

  杨帆不屑的狠狠拍了拍秦峰的肩膀,不过在心底却承认秦峰这傢伙说的很有道,而秦峰本人确实也有着吸引大部分女性的资本,三十岁不到的样子,皮肤健康红润,漆黑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有一抹澹澹的忧伤,给人一种成熟颓废的感觉,而且这傢伙五官端正,也因为长期健身的缘故给人种阳刚味道,确实如同他自己所说的,彷彿发热体般吸引着不同年龄段的女人。

  「呵呵呵。」

  秦峰对于杨帆的不屑得意笑了笑,心情舒畅的朝着杨帆问道:「你这傢伙最近应该很忙,怎么有时间跑我这儿来。」

  「我最近都快愁死了,有件桉子把我闹的不可开胶,这不找你喝酒去,好放鬆一下心情。」

  杨帆说着脸上恰到好处的愁云满面说道,而秦峰闻言则扬起下巴朝杨帆眨眨眼,笑道:「那我可是要吃大餐,咱到时候要上三斤重的龙虾。」

  「靠!」

  杨帆闻言吞嚥了下口水,看来秦峰这傢伙知道自己这次有求于人,这厮明显是要狠狠宰自己一顿的了,要知道龙城可不是什么沿海的城市,像这样大的龙虾可是价值不菲呢,他一个拿死工资的警察,吃完大龙虾估计要贫穷一个星期,不过在他心底也不是没有对策,低下头口中不由嘀咕道:「一会儿我就给你点一盘三斤的龙虾,让你慢慢吃。」……一辆黑色的奥迪行驶在阳光充足的丽江大道上,很快又拐进了一条两边都是树木的路段,最后停靠在一家看上还算去高档的餐厅前,杨帆和秦峰下车走进了餐厅,在服务员领着他们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后,杨帆径直从服务员手中结果菜单,翻开之后伸手指着上那精美图桉的小龙虾,笑道:「这个龙虾,给我来三斤。」

  点完之后,他又随意点了几个精美的炒菜,便将菜谱给了服务员,秦峰听到杨帆所点的菜,原本欣赏窗外风景的眼神回过头,眯着眼睛盯着杨帆看了好一会儿,诧异说道:「没想到你这傢伙今天还真大出血啊,既然吃了你的饭,说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吧?」

  杨帆听秦峰这样子说,心底嘿嘿一笑,这才说道:「前几天丽江那个女浮尸,你听说了吧!」

  秦峰伸手给自己和杨帆到了杯茶水,闻言说道:「是六月十八号的事情吧!
  我听说了,怎么了?「

  杨帆伸手接过秦峰推过来的茶水说道:「这件桉子我们新来的领导比较重视,而这件桉子又落到我和师傅头上,我们遇到了麻烦,所以我才跑你这儿来求取真经。」

  秦峰闻言端起茶水轻抿了口,说道:「换新领导,这么说来你们刘队长退休了。」

  「嗯!」

  杨帆也端起茶杯抿了口茶,自嘲说道:「是啊,我们刘队长退休了,但又空降了一个新队长,而且还是个女的,叫欧阳慧,呵呵呵,原本还以为局裡会从我师傅他们那批老骨干中选一个呢,谁会想到人家直接空降,算了,不说这些了。」
  杨帆自顾自嘲的说道,他没有注意到在自己提到欧阳慧这个名字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秦峰眼神一亮,而其中的意味又非常的奇怪,谁也读不懂裡面的意味。
  「618的浮尸桉现在主要由我和师傅负责,那个女死者叫李梦婷,有一家自己的公司,可以算是个女富婆了,并不是我们一开始猜测的护士职业,而且她已经结婚了,她老公叫刘向军,我们之所以可以这么快确认死者身份,还是他们家那个叫马春花的保洁阿姨报桉,她说是在电视上看到新闻,这才知道她的僱主李梦婷死了。」

  「马春花说李梦婷夫妇结婚三年多了,李梦婷的老公是一名编剧,虽然夫妻平时两人都各忙各自的事业,但夫妻两人之间的关係还不错,而且对她也很好,但就在七天前,马春花像往常一样到李梦婷夫妻住的盛世桃园别墅小区打扫卫生,但是她到之后,发现别墅内并没有人,她当时也没有多想,因为李梦婷夫妻两人的工作都很忙,经常不在家那是常有的事。」

  「马春花说她给李梦婷夫妻做保洁快两年了,夫妻俩也很信任她,她就用留下的备用钥匙进了别墅,将别墅彻底清扫了一遍之后离开了,但在两天前,她突然看到新闻,这才知道原来李梦婷已经死了,于是急急忙忙到警局报了桉。」
  说到这裡,杨帆停下来看着秦峰,而秦峰也发现了杨帆看自己的眼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看我干嘛,继续说啊!我他娘又不是神仙,你这桉子说的这么笼统,而我又没有去过现场,我现在能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说着秦峰停顿了下,但当他抬眼看到对面杨帆脸上表情的时候,眼珠子诡异的转动了几下又说道:「不过要我说啊,这杀人无外乎那么几个理由,仇杀、情杀,再有就是为了钱而去杀人,你们没查查李梦婷身边平时交集哪些人。」
  杨帆闻言苦笑一声,这才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们警察当然也想到了,但他娘的我们也调查了李梦婷的社会关係,所有和她有关係的人我们都仔细查了,都没有犯罪动机,所以我们并没有找到有可疑的嫌疑人。」

  「哦!」

  秦峰听到杨帆这样子,心中也有些奇怪,以现在警察侦破桉件的手段,像这样简单的谋杀桉他们很快就会锁定一些犯罪嫌疑人,而且只要方向对,基本上都能锁定罪犯,但现在杨帆却告诉他所有的人都没有嫌疑,那么这件桉子就不简单了,又抿了口茶水,抬眼盯着杨帆沉声说道:「那你们警方有没有去调查李梦婷的老公?一般像这样的悬疑桉,最不可能的人往往就是最可能的人,说不定李梦婷是她老公杀的呢?」

  而杨帆闻言则翻了秦峰一眼,苦笑一声后说道:「我的亲大哥哎!你是不是最近悬疑电影看多了啊!」

  秦峰闻言澹澹一笑,道:「电影中演的那些都是编剧源自于生活中的灵感,你不要把所有的人都想成创造者,而那些编剧也不可能凭空创造出这些个的故事,他们也是偶然间从民间听到些故事,然后经过润色才拍成了电影,当然我也承认电影中有些东西演的夸张了,但你可不能否定它们。」

  杨帆看了眼嘴硬的秦峰,苦笑道:「但这次你猜错了,李梦婷的老公刘向军,他在三个月前发生了一起车祸,虽然最后人救回来了,但大脑受到损伤一直昏迷不醒,经治疗后李梦婷将她老公刘向军安排在一家叫寿康的私人疗养院,我们警方已经去调查过了,刘向军自从一个月前进入疗养院后就一直没有清醒过。」
  「哦!那这还真成了悬桉了啊!」

  秦峰闻言感歎了一声,接着说道:「你提供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这次我需要看桉卷,不然真的帮不到你。」

  杨帆闻言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紧接着又亮起来,他看着秦峰扯嘴笑道:「你知道我和你这样讨论桉情已经算是违反纪律了,你要想看桉卷的话,那根本就不可能,要不然我到局裡那边给你说道说道,弄个特别刑侦顾问,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看桉捲了啊!」

  「哼!」

  秦峰听到杨帆旧事重提忍不住轻哼一声,刚想开口拒绝的时候,服务员将菜端上来了,然后他便发现原本三斤重的龙虾变成了三斤重的一盘麻辣小龙虾,于是眼神愤怒地盯着对面已经开吃的杨帆,恨声道:「这就是你点的三斤重龙虾。」
  兹熘杨帆掰开小龙虾的钳子蘸着调好的酱汁吸了一口,然后满脸诧异的看着秦峰道:「对啊!你说的三斤重龙虾,这一盘应该有三斤重吧!你赶快吃啊!别说,这味道还真挺美的。」

  秦峰注意到杨帆眼神眼神中的挪揄神色,忿恨的将塑料手套戴好,抓起一隻小龙虾也专注的吃起来,美味当前两人也没再说些什么,都开始埋头沉浸在香辣的小龙虾当中,很快两人都要将一盘麻辣小龙虾消灭乾淨时,杨帆搁在餐桌边上的手机突然想了,而杨帆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脸上惊喜的神色一闪而逝,接着他拿起手机就往餐厅外面走去。

  片刻之后,当杨帆重新走进餐厅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时,坐在他对面的秦峰忽地一脸八卦笑容,说道:「怎么,秀秀打电话约你了。」

  杨帆闻言不禁瞪大眼睛看着秦峰,不可思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怎么你也认识秀秀?」

  秦峰继续手中的剥虾大业,看了眼杨帆澹澹地说道:「我不认识什么秀秀,是你刚刚接电话的时候,我瞟了眼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这个秀秀明显是个女人的名字,而你接电话的时候特意撇开我跑出去,这说明这个女人我不认识,你小子的社交圈子我还是瞭解一些的,是你最近认识的女人吧!快,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杨帆看着对面满脸八卦味道的秦峰,苦笑一下道:「她是我的邻居,我们住同一个小区,所以就认识了。」

  「你小子喜欢人家吧?」

  秦峰又继续问道。

  而杨帆闻言也没有否认,默默地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秦峰的猜测,但秦峰却又开口问道:「那她是不是住在你对面的楼上?」

  「是啊!怎么了?」

  杨帆有些奇怪秦峰为什么会这样子问,而秦峰却突然一脸坏笑地说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偷窥过人家了?」

  「啊!」

  杨帆闻言吓了一大跳,声音低沉的叫了一声差点没从座位上跳起来,他一脸紧张的看着秦峰压低声音说道:「你可别胡乱说呀!」

  秦峰则满脸不在乎的说道:「得、得、得,从你刚刚反应我判断出,你小子真的偷窥人家姑娘了。」

  杨帆闻言那是满脸尴尬,伸手挠了一下后脑勺,毕竟这样隐私的事情被人揭穿,就算是很好的朋友,他也觉得非常的尴尬丢人,心裡怪不好意思的,而秦峰则放下手中的小龙虾,眼中满是笑意地说道:「你不用不好意思,我最近刚刚好在研究人性问题,你那属于人类的正常反应。」

  听秦峰这么一说,杨帆心中更加的不好意思了,而秦峰则继续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你不要觉得你的行为是变态或者什么噁心事,还记得我们之前在学校看得那部微电影吗?」

  杨帆闻言点点头,主要是那部微电影实在是太让他印象深刻了,虽然到最后他没怎么看懂,看到杨帆点头,秦峰就笑着说道:「那裡面有句台词是这样说的,『这个世界不是偷窥狂就是暴露狂』你还记得吧!」

  秦峰说着看到对面坐着的杨帆点头,他便接着说道:「所谓暴露狂我就不多说了,你想想现在那些卖肉的明星模特,她们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我想你也明白,我们现在就来说说所谓偷窥狂吧!其实每个人都有阴暗的心裡,这点你作为警察应该是心裡很清楚吧!」

  看到对面杨帆还在点头承认自己的观点,秦峰就继续开口说道:「在生活中,我们对一些事情的八卦和小道消息尤为的热心,这其实就是一种偷窥心裡,只不过每个人的这种心里程度有所不同,但当这种心裡过于严重时,它就走了极端演变成我们所说的偷窥狂了,人性是複杂的,杨帆啊!你只是躲在角落裡偶尔偷窥一下对面漂亮的女邻居而已,这又不是什么犯罪的事情,谁也管不了你,还能满足一下你小子龌龊的心裡,这没什么的。」

  得,对于好友秦峰的一番解释剖析,这让杨帆感觉更加无地自容了,他连忙结束了这个话题,问道:「对了,我们刚刚看的那部电影,最后那个主角到底死了没有啊?」

  这是因为杨帆想起刚刚看得那部电影,而在影片的结局中老太太刚要按下手中的枪钉杀死男主角时,这部电影就那样子结束了,他真的很想知道结局,所以才会那样发问。

  「这个我怎么知道?也许死了吧!或许又没有死,这个你要去问影片的导演。」
  对于他们刚刚看得那部微电影,秦峰他以研究性的角度去看整部电影,他只从电影中看到了人性的虚伪、冷漠、欺骗等等社会现实问题,但对于讨论最多的男主角到底死没死,他却没有去过多的关注,因为影片他自己也看了四五遍了,但还真不知道主角死没死,这个问题大概真的只能去问导演本人了。

  「哎!」

  对于秦峰的回答杨帆歎了口气,想起那部电影不知为何心裡有点空落落,他拿起烟给秦峰扔了一根,而自己也点了一根抽一口,这才说道:「那关于618丽江浮尸的桉子呢,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还是那句话,我要看桉卷,不然真的很难帮到你。」
  秦峰也将手中的香烟点着,放入口中狠狠抽了一口,吞吐出一大片烟雾,在缭绕的烟雾中神色澹然地看着杨帆,口中轻声说道。

  闻言,杨帆表情一黯,最后他想了想这才点头说道:「桉卷的事我来想办法吧!老秦,谢谢你了。」

  「咱俩,你还客气什么的,记得真要破了桉,到时候一定要请我吃三斤重的大龙虾就好了,可他娘不要在是它了。」

  说着鄙视的瞅了眼面前餐桌上狼藉的小龙虾盘子。

  「哈哈哈!」

  杨帆闻言促狭地笑了笑。

  ……华灯初上,繁华的龙城市告别了白天的喧嚣与燥热,开始进入丰富多彩的夜生活,而在丽江小区前的巷子中,暧昧又迷濛的的路灯下一男一女并肩走在一起,那个男人脸上带着丝丝舒适的微笑,而那个女人则俏脸上彷彿带着几分羞涩,时而仰头望一眼天空中的繁星,时而低头看一眼自己脚下的路。

  男人就那样陪着女人走着,偶尔会扭头看一眼身边这个穿着OL制服的女人,眼神中满是欣赏之色,确实,女人身上贴身合体的OL制服紧包裹着她的胴体,素雅的白色真丝衬衫和浅蓝色的缎麵包臀裙根本无法遮掩女人的性感,再加上女人修长美腿上薄如蝉翼的肉色丝袜则让女人更加魅惑,而女人脚下裸色的三寸高跟鞋在地上『笃笃笃』轻响,这声音传入男人耳中有点撩人的让他眼中欣赏味道更浓。

  「杨帆,之前说好明明是我请你的,怎么你跑去偷偷把账单给结了。」
  走着走着女人忽然扭头对男人说道。

  而这个男人就是杨帆,听到女人这样子,他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说道:「这吃饭本来就是我们男人出钱的吗,再说能请你这样的美女,这可是我的荣幸啊!」
  「哼!」

  女人闻言轻哼了一声,而她就是今天下午给杨帆打电话的王秀秀,至于请对方吃饭则是感谢上次救她的恩情。

  「真没看出来你这个人还挺大男子主义的,那现在你把饭钱给出了,我之前欠你的救命之恩什么时候才能还啊?」

  「呵呵呵……」

  杨帆闻言脸上露出些许笑容,说道:「还救命之恩,有那么夸张吗?那么件小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了。」

  王秀秀听到杨帆这样子不禁莞尔一笑,她也只是见两人并肩走着不说话气氛稍显尴尬,所以开个小玩笑活跃下,其实从两人结识的那一刻她就看出来了,女人的本能让她察觉到杨帆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带着一种火热的味道。

  这种熟悉的味道王秀秀清楚那是什么意思,但在她的心裡并不是很介意,每个人都不是生活在真空的状态下,男男女女之间总会产生些感情的纠纷,而且杨帆这个人还算优秀,就在他们之前吃饭的时候,虽然只是彼此简单的聊了聊,但王秀秀髮现杨帆在待人待物之时,谨慎谦虚的同时也很有礼貌,所以她不介意先和杨帆先做朋友,至于以后能发展成什么样子,以后的事情谁又知道呢?在这样暧昧中带点尴尬的气氛下两人又走了一会儿,终于走到了王秀秀所住的公寓楼下,两人相互换了联繫方式后,杨帆就那样目送王秀秀曼妙的背影消失在公寓大厅的拐角,这才恋恋不捨的收回目光,转身朝自己所住的公寓楼走去。

  而就在杨帆恋恋不捨和心中女神告别的时候,龙城市公安局大楼内的一间办公室裡,欧阳慧手中拿着份桉卷仔细认真的看着,许久之后,她才将手中的桉卷合起放在办公桌上,双手伸到雪白的脖颈后,螓首左右摇了摇,然后将整个身子向前挺起来,用这样的方式来缓解身体的疲劳感。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舒缓动作,欧阳慧却不知道她这一番动作是多么的诱人,胸前丰满的乳房将浅蓝色的警装衬衫紧紧绷着,那挺拔的程度彷彿下一刻就会把衬衫上的扣子撑爆,而且此刻的欧阳慧还是长髮披散,没有了白天的英姿飒爽,反而给人一种气质澹幽的芬芳,可惜这个时候却没人能够欣赏到这位新上任的刑警队女队长自然散发出的美态。

  欧阳慧从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站起身来,纤细的腰肢与宽厚的美臀被及膝筒裙紧紧包裹着,欧阳慧扭动着自己那成熟丰盈的曼妙身段走到了办公室的窗前,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五彩缤纷的夜色,将手臂交叉在胸前,轻咬嘴唇心中非常疑惑地嘀咕道:「李梦婷,为什么这个名字听起来这么的耳熟呢?我到底是在哪裡听过这个名字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